喀秋莎火箭发射架,是坦克的总重量达到了138吨。而且这辆坦克还配备了涉水装置,能够跨越深达3米的河流。由于这辆车过于追求火力,结果三个炮塔配置的车体过长,导致转弯成为了一个大问题。换句话说,在特殊的地形上,只能一直向前开,而无法转弯。但史

达林同志却根本不觉得这是个问题,甚至还说,这辆车不需要转弯,它能做的事情,就是直接开往柏林。1941年12月,第一辆原型车下线,迅速投入到莫斯科保卫战中,但在第一次参加战斗时,就出现了问题。由于浓雾中视线不好,后炮塔居然一炮轰飞了中间

炮塔,导致这辆坦克报销。第二辆原型车是在1942年1月完成,之后马上送到了列宁格勒前线。为了防止重蹈覆辙,这辆坦克安装了指示器,炮长可以看到每个炮塔的射击方向。但新

的问题又来了,KV-6在通过峡谷时,由于坦克车身的强度不足,车体直接断成了两段,火花瞬间点燃了泄露的燃料,引起剧烈的爆炸。第三辆原型车继续在列宁格勒前线作战,进行实战测试。这次首开战果,成功地击落了德军三架飞机。可惜在继续向德军阵地开火时,三门火炮同时从三点

钟位置开火,巨大的后坐力瞬间将坦克掀进了沟里,内部的152毫米弹药殉爆,导致这辆坦克再次报销。连着三辆原型车的报销,让最高统帅本人意识到建立这样的坦克是不划算的,还不如生产更多的T-34坦克,以适应战场上的使用。因此,量产KV-6重型坦

克的工作就暂时停了下来……文件后面还引用了很多资料,说苏军的军工人员在战争结束之后,又如何把恢复KV-6重型坦克生产列入了日程,打算在合适的时候,在苏控区的军工厂里

,大规模生产这种威力巨大的重型坦克。

后面是十几张手工绘制的KV-6重型坦克的分解图。索科夫快速地看完这份所谓的“绝密文件”之后,嘴角不禁微微上扬,心说难道苏军打算成立“战忽局”,让这份错误的资料,误导盟军方面,让他们花费大力

气来研制这种没有任何意思的重型坦克?

索科洛夫斯基看到了索科夫的表情,用云淡风轻的语气问道:“米沙,你看完这份文件之后,有什么想法?”“副司令员同志,”索科夫把文件放在自己的膝盖上,望着索科洛夫斯基说道:“据我所知,我们的军工人员在部分KV-1的基础上,安装了喷火装置,将其改

装为喷火坦克。而这份文件里所提到的KV-6重型坦克,是根本不存在的。”

听索科夫这么说,索科洛夫斯基的脸上露出了笑意:“米沙,你说的没错。我们的确没有制造过这种所谓的KV-6重型坦克。”“那您给我这份文件的目的是什么?”索科夫望着对方小心翼翼地问:“难道您打算让我通过某种途径,让这份文件落到盟军的手里,让他们花费大量的时间

和精力,来研制根本不适合战场使用的武器装备?”“没错,我的确是这么考虑的。”索科洛夫斯基微笑着点点头,继续说道:“我打算让你把这份文件送给盟军,让他们产生误判,以为我军即将开始大规模地

生产这种超级坦克。”“副司令员同志,我总不能直接把这份绝密文件,交给盟军的指挥官,说这是我们的绝密文件,让他们好好研究吧?”对于索科洛夫斯基的这种说法,索科夫

为难地说:“就算我主动把文件交给了他们,他们也不见得会相信。”

“米沙。”这时阿杰莉娜在旁边拉了拉索科夫的衣袖:“其实你可以做到这一点的。”就在索科夫愣神之际,听到阿杰莉娜说话的索科洛夫斯基面带笑容地说:“阿杰莉娜同志,那你来说说,我们应该怎么做,才能让盟军相信我们这份文件的真

实性?”见索科洛夫斯基让自己发表看法,阿杰莉娜也不发怵,她起身说道:“巴顿将军不是邀请米沙去他那里做客么?米沙就可以带上这份文件去他那里,然后装作

不小心,把装文件的公文包遗忘在某个地方,给美军方面有足够的时间,对这份绝密文件进行拍照。”

“阿杰莉娜,事情哪有你相信的那么简单。”索科夫听后摇着头说:“巴顿怎么会相信,我会带着绝密文件去他那里呢?”“米沙,这一点你不用担心,我可以安排。”索科洛夫斯基笑着说道:“比如说你返回柏林之前,去巴顿将军的司令部拜访,随身携带一个装有绝密文件的公

文包,就显得合情合理了。”索科夫听索科洛夫斯基这么说,心里不禁想起了几十年的“星球大战计划”,该计划出台背景是在冷战后期,由于苏联拥有比美国更强大的核攻击力量和导弹突防能力,美国害怕“核平衡”的形势被打破,需要建立有效的反导弹系统,来保证其战略核力量的生存能力和可靠的威慑能力,维持其核优势。同时,美国也是

想凭借其强大的经济实力,通过太空武器竞争,把苏联的经济拖垮。如今二战刚结束不久,美苏两国还处于蜜月期,却开始互相算计,自己刚看过这份假的“绝密文件”,就是要让美国及其盟友产生误判,把大量的时间、精力

和经济投放到错误的方向,以确保苏方在接下来的军备竞赛中成为胜利者。

“好吧,副司令员同志。”既然索科洛夫斯基已经把事情安排好了,索科夫也不好拒绝,只能委婉地问道:“不知您打算让我什么时候去巴顿将军的司令部?”“不要着急,米沙。”索科洛夫斯基笑呵呵地说:“具体什么时候去见巴顿,我们会酌情安排的。在此之前,我们还有一些铺垫工作要做,你就安心待在酒店

吧。”

“铺垫工作?”索科夫诧异地问:“什么铺垫工作?”“要让美方窃取我们的情报,总要事先放出一些风声,让他们知道有一份绝密文件在你的身上,并会由你带回柏林。”索科洛夫斯基自信地说道:“只要美方

相信了我们放出的风声,他们就会让巴顿主动与你取得联系,请你到第15集团军去做客,到时再寻找合适的机会,窃取你所携带的这份文件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索科夫使劲地点点头,看了一眼身边的阿杰莉娜之后,试探地问:“就我一个人去吗?”“当然不是。”索科洛夫斯基摇着头说:“除了瓦谢里果夫少校带的警卫外,阿杰莉娜也随你一起过去。我知道你懂英语,但水平肯定比不上阿杰莉娜,有她

在你的身边做翻译,我心里比较放心。”索科夫本来担心索科洛夫斯基让自己独自去执行这项命令,而把阿杰莉娜留在这里从事翻译工作。此刻听说阿杰莉娜随自己一起去见巴顿,脸上也露出了轻松的表情:“那真是太好了,副司令员同志。要知道,上次去美军的战俘营时,阿杰莉娜就跟在我的身边,也曾经和巴顿见过面。如果去第15集团军拜访时,有她随行,事情就会顺利得多,至少能消除巴顿的怀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