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此一来,便可最大程度保存五行仙宗自身的战力,从而让光明联盟承担更多的代价。

而对于富玄杓的心思,厉怀友自是清楚的,但他并未多说什么。

因为早在两人之前的秘谈中,富玄杓就曾经对他强硬表态。

“玄隐界叛乱一事,与你光明联盟有着不分分割的关系,真要说起来,你光明联盟对本宗负有极大的责任!”

“富宗主何出此言?”厉怀友大声质问。“玄隐真人之死乃是你们光明联盟深度参与,此事虽由黄剑灵引发,黄剑灵之变故与姜天有关,但最初的恩怨,据富某调查得知,乃是与你光明联盟掌控的大五行

辛木炼精有关!

说到底,姜天是在与你光明联盟的冲突中,受你们所迫,才来到我们五行仙宗,并将诸般祸事引入玄隐界。

若是没有这些原因,黄剑灵必不能背叛本宗,玄隐真人也不会被你们联手暗算,本宗也就不会遭受如此巨大的损失。

在这件事情上,你光明联盟必须承担最大的责任!”

“好一个富玄杓!”厉怀友大声呵斥:“三言两语,便把贵宗的责任撇清,说来说去,这诸般变故,反倒成了我们光明联盟的责任?”

“难道不是吗?”富玄杓厉声喝道:“若你光明联盟能复活玄隐界主,本宗主或可收回刚才的话!

可是你们能吗?

你们做得到吗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还有!若水界主身为本宗五大界主之一,却在暗中与你们光明联盟深度勾连,甚至极有可能已经在暗中加入你们光明联盟。

此事真要说起来,是你光明联盟居心叵测,引发了诸般巨变,我五行仙宗乃是被你们暗算、坑害。

你们难道不需要给本宗,一笔必要的赔偿?”

“你……”厉怀友向来以能言善辩著称,此刻也被逼得张口结舌,无言以对。

玄隐真人已经陨落,且是被光明联盟主导的阴谋暗算致死。

这一点他已经无法否认,而在对付姜天这件事情上,强如光明联盟亦需借道五行仙宗来出手。

因为玄隐界哪怕已经叛乱,也依旧还在五行仙宗之内,且处于五行仙宗的核心区域中。

没有五行仙宗的允许,光明联盟的人不可能堂而皇之地来到这里,肆意出手。

所以,他无法再跟富玄杓讲条件。

也正因如此,他在向光明联盟的紧急传讯中,才加重描述了这里的困境。

从而让光明联盟高层,一怒派出一百五十名永恒境后期大能,前来剿杀姜天。

某种程度上,算是对五行仙宗的补偿和变相的致歉。

而在富玄杓的预计之中,这两百人的阵容虽然应能拿下姜天,但参考先前的一次次战例,也必定会有不小的折损。

而这样的损失,当然不能再由五行仙宗与对方平摊。

所以他才让三长老和六长老,带领五十名永恒境后期强者,与那一百五十名光明联盟的同阶前往拿人。

“这一次,必定不会再有意外了。”厉怀友站在五行仙殿内,遥望玄隐界方向,笑着说道。

“或许吧。”富玄杓在意的是他派出的五十人,会折损多少。

虽说五行仙宗天才弟子数不胜数,但能培养到永恒境后期却也是耗时持久,耗费极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