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—???——

灰烬维度。

夏洛克正在根据“预知”寻找“维度之主神殿”。“七域之战”作为一项历史悠久的战事,有着众多的不成文规则和作战技巧,而它们正常来说是不会分享给其他参战者的,但……如果有人用出了这些技巧又

被“梦中”的夏洛克看到过的话,现在把它们活学活用也完全没有问题。

比如,“维度之主”只能在灰烬维度中随机出现的“神殿”里被召唤出来,而“七域之战”必须在七位——严格来说是五位——“维度之主”下注之后才会开始,那么,个体实力很强但因为有某些缺点始终无法得到“维度之主”注视的“至尊法师”,就可以在某处“神殿”设伏,偷袭某个前来请求“维度之主”帮助的倒霉鬼

,来个守株待兔,鸠占鹊巢。

“石头脑袋”的艾柯恩就是这么做的,换言之,它刚刚被兔子踹了。

在“预知梦”里,夏洛克顺手将它打碎之后就没有再关注,下次出现时,莫名获得了“维山帝”的注视——但依然不说人话。显然,和外界有交流障碍的魔像是无法成为“至尊法师”的,“维山帝”更不会看走眼——祂有六只眼呢,所以,实际上,是“盲目吃鱼之术”替他抵挡并转化

了某种仅仅是听到,不明白意思也会疯狂的语言?

但转化成“踢牙老奶奶”怎么说也有点离谱,之后请副校长女士把那个法术再调整一下就……哦,找到了。

自“初始平原”沿“灰烬之河”逆流而上,快要接近山地的一处河湾浅滩上,有一处近似于中世纪城堡的残檐断壁。

这片废墟的建筑风格没什么特别,占地面积也不够庞大,更看不出有什么密室存在,唯一且最为明显的特殊之处在于,它有颜色。

从砖瓦、旗帜到枯木、碎石,整座废墟全都散发着淡淡的暗红光芒,就仿佛……一块尚未完全烧尽的木炭。

它正是夏洛克要找的“维度之主神殿”。

就本质而言,它只是一个世界毁灭后仅剩的阴燃残骸,如果放任不管,它很快就会彻底燃尽,化为和周遭环境别无二致的一片灰烬。

但,在它彻底融入“灰烬维度”之前,可以为“至尊法师”们做最后的贡献:成为他们召唤“维度之主”的“阵法”,或者说,“神殿”。

——

夏洛克走进废墟正中,将“石兵八阵”附带的“阵地建造”向四面八方展开,令魔力同这不知名世界的残骸产生共鸣,便大致搭建好了召唤法阵的“地基”。

这一步所有人都是一样的,通过来自“灰烬维度”之外的东西,令“灰烬维度”打开一道允许其他“维度之主”以化身进入的空窗。

接下来,“至尊法师”们需要在法阵的节点上摆放与想要召唤的“维度之主”有关的某样东西——它们一般被称为圣遗物。

这一步是为确保不会搞错目标,毕竟“维度之主”也是很忙的,不可能随时响应信徒每一次的祈祷和呼唤。当然,如果认为自己和想要召唤的“维度之主”关系匪浅,直接把自己当做圣遗物也不是不行,但有可能闹出同时有两个甚至更多的“维度之主”抢着响应召唤

的修罗场。

自己的话,应该不会有这种事……吧?

夏洛克稍微思考了一下自己亲自当圣遗物会有谁来,然后果断丢掉了那些推测。

对他友善的屈指可数,想要他小命的倒是一抓一把。

因为来的都是化身,综合实力有限,不至于把灰烬维度拆掉,但多一事总不如少一事。

最终,夏洛克选择的圣遗物是多玛姆留下的“余火”——伴火同进者,必将遭遇命定之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