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人的,他就这么舍得将这份功德拿出来分了么?迎上望舒那看败家子一般的眼神,林铮不禁哑然一笑,功德什么的,他压根就没有当回事儿过,他已经在嫌自己修炼得太快了,还要那么多功德做什么!另外还有一点便是,林铮不觉得老天爷会把该有的功德送给自己!他总感觉老天爷在对待自己上面,就特别的抠门,这种抠门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,如果自己独占所有

功德的话,最后八成连应有功德的十分之一都不到,那与其这样,还不如把功德分出来呢!当即林铮便说道:“功德是摆在咱们面前了,但想要得到这份功德的话,就需要咱们自己努力了!既然想要让截教分到这份功德,那么上清门人就需要在这个过程中付出应有的努力,而干掉那些气运之子,无疑便是最简单直接的方式!所以,我打算让树海的弟子,联手干掉基乌思那家伙,至于我自己,不到万不得已的情

况下,我不打算出手。”听完林铮讲了一通,不是太笨的基本上都明白功德的好处,现在听林铮说完,神画岛的凶兽弟子顿时就急了!当即便有弟子在人群中喊道:“树海的弟子能做到的

事情,我们神画岛也能做到啊师尊!”

“对啊师尊,我们可比树海那些家伙早入门,实力可比他们厉害多了,既然他们可以,那我们肯定也行!”

听着嚷嚷起来的神画岛弟子,林铮这就有些哭笑不得,最后不得不没好气地大声喊道:“都给我消停一下!”林铮的威严还是很有效果的,话音一落,现场顿时就安静了下来,旋即林铮便说道:“这次是因为地点就在树海那边,所以才让树海的弟子们参与,你们也不要着急,都是上清弟子,以后我是肯定会让你们出手的,在那之前,你们要做的,便是好好地钻研自己的道法,气运之子可不是什么没名堂的小瘪三,前些日子出现在沙滩上的那个家伙你们也见到过了,像那种家伙,单打独斗的话,你们可没有一个会是他们的对手,所以说,个人的实力很重要,我不希望在讨伐那些家伙的

过程中,咱们神画岛会出现什么减员,都清楚了么?”“是!师尊!”神画岛的弟子们很是恭敬地对着林铮拜下,他们想起来之前那驾驭青龙斗神的气运之子,当时如果不是有林铮在的话,他们甚至可能都拦不住那家

伙!师尊说的没错,他们还需要好好地修炼才行,不然要是折损在那些家伙手上,那可就太丢师尊的脸了!

在一众弟子散去之后,林铮留下来云华便问道:“地府那边经营得怎么样了云华?”一提到地府的工作,云华脸上立马就露出了自得的笑容,看她这反应,林铮也不由笑了出来,感觉都没有必要再了解了,就这丫头这么得意的样子,绝对干得非

常漂亮!“前天我们便组织邀请了各方媒体一块前往地府那边,反响非常的热烈呢!”云华颇为兴奋地说道,“您是没有看到啊!各大新闻媒体的直播收视率,涨得那叫一

个快的,尤其是在地府审判那几个典型的家伙时,收视率简直涨疯了!好多评论区中的网民简直就像是在狂欢!”“确实非常热闹呢!”星罗满脸笑意地凑上前说道,“当时我和莉莉斯也看直播了,各个平台上几乎全民叫好的,我看当时那些鬼差跃跃欲试的,要是怕播不出来

,都打算招呼媒体记者去地狱看热闹了。”

星罗一说到这个,云华便越发得意!“我早就想到这点了!所以我特意安排了几个特殊的媒体,让他们去地狱那边跟踪拍摄了用刑的过程。那些视频在大众平台上是看不到的,但网民们自己非要去找

着看,那也没人能拦着他们不是么?”听罢,林铮这就给这丫头竖起了拇指,这点他还真是没有想到的。确实,只是直播审判的过程,未免让人有些不够尽兴,尤其是那几个罪孽深重的家伙,看他们接受审判哪有看他们被用刑来得解气的!现在给云华这么一弄,那些想看的人,总会有办法弄到用刑的视频,如此一来,确定了地府的审判并非嘴上功夫的群众

,自然会更加地支持地府。

“不过果然还是少不了一些出来抬杠的家伙呢!”说着云华便露出了很是嫌弃的表情,“竟然还有人和那些罪孽深重的家伙共情,这个我是真没有想到。”

“所以,这种家伙你是怎么处理的?”

“我找人让他们报出自己的姓名住址,回头让判官们查查看他们的底子是不是那么干净,然后那些家伙就全哑火了。”林铮听得“噗”一下就笑了出来,这丫头啊,是真的损呢!地府的门路,算是给她玩明白了,不过不得不说啊,这法子是真的不错,能和那种罪孽深重的家伙共情的货色,不是蠢就是坏,他们要是真的敢自报家门,那真是一查一个准,指不定就得提前到地府报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