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赢慕千汐,各大炼药宗门和世家可是连老祖宗都请动了。

“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,这么兴师动众吗?打搅本座的感悟,你们是想以死谢罪吗?”

“老夫等的圣植马上就要成熟了,你们喊我过来就是为了对付一个小丫头,一群不争气的东西!”

“……”

这些老祖宗非常生气,也对慕千汐倒是充满好奇。

到底是怎么样的妖孽,把他们逼到这种地步?

而神族这边的炼药师,更是严阵以待。

神族年轻炼药师已经被慕千汐虐了一轮了,这次他们老一辈炼药师,一定要找回场子,这关系他们神族的荣耀。

神界最盛大的炼药盛会,因为神帝陛下闭关。所以,这次便交给神族第一预言师,无涯大人来主持。

慕千汐到会场跟无涯对视,眼里全是冰冷的杀意。

无涯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到此,他又在谋划什么?

面对慕千汐要杀人的目光,无涯平静无波对慕千汐道:“这次盛会,神界最强炼药师,一定会是神族,你猜是谁?”

慕千汐淡淡的道:“懒得猜,猜对了也没好处!而且你的预言次次翻车,跟胡说八道差不多,我半点不信。”

这炼药比试还没有开始呢!无涯就坏心眼的给她压力,她才不买账。

“你一直在赢,可只要让你输一次,以后就会很难继续赢!为了不输掉,我劝你还是弃权更好。”无涯又道。

水龙一个冰冷的眼神扫了过来,“你闭嘴吧!我主人只想杀你,并不想听你胡说八道。”

先开始的是年轻一代炼药师的较量,鬼医楼楼主鬼医慕千汐成了其中一个评委,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评委。

他们是想现在把慕千汐捧的高高的,等会儿就摔的更狠。

这次获得第一的年轻炼药师,出自于神族,还是慕千汐的熟人,神族夏连。

他对慕千汐笑道:“多亏了你,不然我不可能短时间内进步那么大!接下来,你的比试,我会为你加油的。你要拿出你最好的水平!”

慕千汐对他道:“你表现不错,再接再厉,对手那么强,我当然会倾尽全力,发挥我最高的水平。”

整个神界最强的炼药师都到场,不管外貌年轻还是年长,每一个人眼里都充满十足的斗志和自信。

“不是已经到时间了吗?怎么还没宣布开始?”时间一点点过去,有人开口道。

主持这次的神族长老道:“炼药师还没有完全到齐,暂时不能开始!”

大家就觉得离谱,“没有按时到,那不是代表他直接弃权吗?”

“谁那么大面子?让老夫等!神界排得上名号的顶级炼药师,不是全到了吗?就连那个被传的神乎其神的炼药天才鬼医慕千汐也在这了!”

“……”

慕千汐微微挑眉,神族在搞什么?最后那炼药师是谁?总不能是神帝吧?

来人自然不是神帝,因为神帝根本就不是炼药师。

骑着金色麒麟闪亮华丽登场的,是秦牧!